2020年02月10日 星期一
中國礦業報訂閱

熱血鑄就“金剛鉆”

——記中國地質調查局勘探技術研究所鉆頭鉆具團隊

2020-1-13 8:50:55 來源:中國礦業報 本報記者:劉曉慧 通訊員 賈偉

對于地質鉆探行業來說,如果鉆機是一名騎士,那么鉆頭就是騎士手握的長劍。只有擁有最鋒利的劍刃,才能戰無不勝,劍嘯長空。

在自然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勘探技術研究所,就有這樣一支特別的隊伍——勘探技術研究鉆頭鉆具團隊(以下簡稱“鉆頭中心”),22年來,他們以青春和激情鑄就鋼鐵利刃、鐵血兵團。

全國地質行業呈現低迷態勢,小直徑鉆探市場嚴重萎縮,鉆頭中心正是在這個背景下于1997年成立。鉆頭中心老一輩的奮斗者,依據自身擁有的技術力量和銷售資源,做出了向大口徑轉變的決策,以牙輪、滾刀等水井、石油、礦山、救援鉆頭作為主營產品推向市場。部門所有成員奔走于各類施工現場,無論風吹日曬還是雨雪風霜都不能阻擋大家的熱情,即使是身為女同志的楊引娥教授也不辭辛苦,四處奔波,甚至還遠赴澳大利亞為客戶開展液動沖擊回轉鉆探的技術服務,也由此打開了國外市場,贏得了良好的業界口碑。正是他們通過艱苦奮戰、不懈拼搏,為鉆頭中心在國內外市場上打開局面奠定了良好的基石。

王三牛教授(左)、史兵言教授(右)與Ф178/127mm雙壁鉆具

進入21世紀,為加速西部開發,促進民族團結,鞏固國防建設,國家啟動了偉大的青藏線工程。

鉆頭中心的全體成員積極響應,投身于建設大潮之中,這一干就是5年。

青藏地區的氣候被描述為“一年無四季,只有冬雪天,6月雪,7月冰,8月封路,9月無人蹤”。施工區高寒缺氧,氣候復雜多變,最低氣溫達零下45攝氏度,每年有115天到160天刮六級以上大風,最大積雪厚度超過40毫米,平均氧氣含量還不到內地的60%,這里一半以上的區域被稱作“生命禁區”。

就是在這種極端困難的條件下,鉆頭中心的成員長期駐扎在施工前線,輪番上陣,為工程施工大軍解決各類鉆探遇到的難題。

鉆頭中心主任于好善,常年駐扎在格爾木的基地。夏日,南山口的風沙晝夜不停,紫外線曬得人皮開臉腫,皮膚被灼傷后一層層脫落,肆虐的蚊蟲更是防不勝防,還要經受血壓升高、呼吸困難、難以入眠等身體的挑戰。于好善多次因身體不適昏倒在地,甚至一度被送入高壓氧艙進行急救。然而,“艱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風暴強意志更強,海拔高要求更高”的鐵人精神,促使他堅持帶病工作,挑戰生命極限,為鉆頭中心開拓了廣闊市場,積攢了良好的口碑,創造出了世界鐵路史上屬于鉆頭中心的奇跡。

在為青藏線施工解決的各類難題中,最為典型的就是凍土層施工。青藏線創造了9項世界之最,其中有5項都是在穿越凍土層過程中取得的。

青藏高原號稱世界凍土工程博物館,是世界上中低緯度海拔最高、面積最大的多年凍土分布區,具有溫度高、厚度薄和敏感性強的特點。青藏鐵路穿越的正是多年凍土最發育的地區,是世界上穿越凍土里程最長的高原鐵路。為解決這一巨大難題,于好善多次組織技術骨干,前往5000多米的高原現場考察,雖然深受高原反應的困擾,但大家堅持記錄數據、討論方案、現場繪圖,無一退縮。鉆頭的設計方案經過多次反復調整,終于在最短的時間內,研制出了一套創造性的工法——短螺旋工藝。該工藝在整個青藏線凍土層旋挖施工中,獲得了80%以上的市場占有量,贏得了行業內的一致認可。

青藏線工程結束后的一段時期,國產旋挖鉆機品牌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出來。

針對現實情況,鉆頭中心也及時調整了業務方向,將主營業務轉向了大口徑無循環旋挖市場,與國內各大主機廠家簽訂長期戰略合作協議,依托先進的技術力量不斷推陳出新,取得了20多項專利,并榮獲2006年國土資源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從此,鉆頭中心走上了一條依靠技術創新蓬勃發展之路。

在城市建設及國家重大工程建設和施工過程中,鉆頭中心設計的產品也派上了大用場,部分專業人員參與了國內各類型樁工建設。在首都機場的三號航站樓、國家體育場(鳥巢)等各大國家重點工程建設中,王興無教授、楊軍長期駐扎在施工現場,多次調整鉆頭結構,解決了旋挖施工在卵礫石地層鉆進困難、易塌孔等難題。在參與以京滬線為標志的各項高鐵建設中,面對覆蓋地域范圍廣、地層復雜多樣,邵玉濤、張化民等多位同志不懼艱苦,穿梭于全國各地進行現場調研,調整鉆頭結構及布齒角度,滿足鉆頭對多種地層的適應性。鉆頭中心還參與了青島海灣大橋、杭州灣大橋、南京長江三橋、蕪湖長江二橋、武穴長江大橋、武漢天興洲、白沙洲大橋等多個水上樁基建設。史兵言教授、賈煒、牛慶磊等人在參與項目過程中,克服水力抽吸、超硬基巖等多項難題,在水樁施工中取得了重大突破。

工程機械行業的蓬勃發展同時帶來了很多負面問題,比如產能過剩、市場秩序紊亂、風險過大等。

自2012年下半年起,整個工程機械行業呈現低迷萎縮勢頭,國內同類型產品生產廠家倒閉了將近70%。鉆頭中心從2014年9月份也開始面臨訂單量大幅度縮減的困境,至2015年運營狀況跌至谷底。

工人的工資沒有了著落,陰云籠罩在這個團隊的頭頂。60多名員工該何去何從,未來該如何發展,鉆頭中心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然而,在巨大的困難和挑戰面前,鉆頭中心眾志成城,每一個成員都自覺地把集體的命運扛在了肩上。銷售部在于好善主任的帶領下,積極開拓國內外新市場,借助廠家的營銷平臺不斷開課為新老客戶培訓施工工藝;楊引娥教授做完大手術在家中休養依然堅持業務拓展;賈煒幾赴馬來西亞開辟國外市場;伍朝暉和董威通過各種行業展會持續展示新產品新工藝。

雖然業務比以前少了,但是團隊的積極性卻仍然保持高漲。生產技術部在宋剛主任的帶領下,不分晝夜地加班工作。這時候,負責人的核心工作一方面安撫車間員工情緒,讓大家重拾信心,共渡難關;另一方面帶領大家在短期內集思廣益,探索新項目,尋求外界合作,嘗試在多個領域進行技術轉型和突破。邵玉濤在車間生產和技術研發兩頭奔波;崔淑英放棄了陪伴剛出生的孩子每日加班繪圖;牛慶磊一度連續幾日加班至凌晨5點;陳曉君、陳根龍剛參加工作便投身于繁重的設備調試和現場服務工作。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短短2年的時間里,鉆頭中心研發了多個大型新設備和新產品,包括隧道排鉆掘進臺車、三臂隧道鑿巖臺車、隧道鋼管柱安裝機、隧道暗挖掘進臺車等,為目標現場進行了多次技術服務,在新的行業內獲得了極高認可。王三牛教授、史兵言教授成功研制了Ф178/127mm雙壁鉆具,適用于煤礦救援井、瓦斯排放孔等深孔大直徑潛孔錘反循環鉆進,填補了我國在該領域的空白,可逐漸替代價格昂貴的進口產品。在車間調試設備階段,兩位教授付出了巨大精力,大多數安裝和拆卸工作甚至小到一個密封圈都要親力親為。王三牛老教授患有多年的腰傷,幾次疼得站不起身來。陳曉君、張化民積極投身于膨脹波紋管護壁技術的研究和推廣,此項技術可在不改變原有鉆探工藝、鉆孔口徑的情況下,實現對復雜地層事故段的護壁,具有工藝簡單、作業周期短、護壁穩定等特點,填補了國內小口徑護壁技術的空白。此項技術在四川達州、若爾蓋,廣西南丹、柳州,山東招遠、萊州等多個現場進行了應用。在山東招遠的護壁孔深(2000米)項目中,起下一次鉆就得近8個小時,為時刻監視施工過程的流暢性,陳曉君在機臺守了2天2夜,直至打壓膨脹完成。四川若爾蓋地區海拔3903米,工地所在坡度近80度,所用物資需要2級爬犁運輸,每次去往現場都要爬1個半小時的山路,擴完孔后,孔壁結構穩定性差,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波紋管的下入、膨脹,陳曉君就在這樣的現場堅持通宵工作,為施工單位快速、有效地處理了事故。

2012年~2017年,工程機械行業走出低谷期花了6年時間。在這6年里,鉆頭中心也在尋求發展和技術突破,不斷提升服務、改善質量,傳統旋挖產品在幾經波折后又逐漸重回各大主機廠家第一供應商位置。2016年,鉆頭中心的營業額開始回漲,至2018年實現全面復蘇,僅用了2年就創造了行業內的奇跡。

過去的22年里,鉆頭中心的成員翻過雪山,跋涉沙漠,跨過長江黃河,鉆入深海,足跡遍布全國各地。這是兩代鉆頭中心人不斷迎接挑戰的奮斗史,是鉆頭團隊不屈向上的意志傳承和發揚的歷史。這個過程,有機遇、有挑戰、有困難、有迷茫,不變的是他們一直手持著鉆頭,為祖國建設披荊斬棘,砥礪前行。如今,鉆頭中心的隊伍越來越年輕,越來越有朝氣。在于好善主任的領導下,大家團結一心,一起迎接新的挑戰,向著更高更遠的目標前進。

川藏線施工在即,鉆頭中心將一如既往地投身于祖國建設的浪潮中,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勇往直前,勇攀高峰!□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黑暗料理王什么料理赚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