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4日 星期二
中國礦業報訂閱

南美“鋰三角”戰略地位日益凸顯

——南美“鋰三角”地區鋰資源勘查開發現狀與對策(上)

2020-4-29 8:16:56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 陳玉明 陳喜峰 趙宏軍 陳秀法 張潮

鋰作為重要的戰略新興礦產之一,在儲能電池、陶瓷玻璃、潤滑劑等領域應用廣泛。隨著信息技術和電動汽車的迅猛發展,鋰需求量越來越大。目前,我國是世界鋰資源第一消費大國,年消費量占全球的一半以上,但我國鋰礦資源稟賦不佳、提取難度大、對外依存度高。

在南緯18°~27°、西經65°~70°,智利、阿根廷和玻利維亞三國交界處,新生代安第斯構造運動形成了一個鹽湖密集分布的三角形地區,獨特的干旱氣候和豐富的鋰來源使得鹽湖含有大量可開發利用的鋰礦資源。該地區被形象地稱為南美“鋰三角”地區。

2018年全球主要國家鋰儲量、資源量分布圖(金屬鋰)(數據來源:全球礦產資源信息系統,標普全球市場財智,USGS,CBC(金屬網))

“鋰三角”是全球鋰資源最豐富的地區。該區的鋰資源稟賦好、生產成本低,是礦業公司投資的熱點地區,在世界鋰資源產業鏈中占有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隨著鹽湖提鋰技術的不斷成熟,生產成本低、競爭力強等優勢的不斷增強,未來“鋰三角”在全球鋰產業鏈中的戰略地位將更加凸顯。目前,美、澳、加、日等國都在積極爭取該地區鋰資源的掌控力和話語權,從而實現其主導全球鋰資源產業鏈的戰略目標。中國企業進入“鋰三角”地區開展合作相對較晚,但具有資金和技術優勢,總體發展勢頭良好。

我們通過對該地區鋰資源的世界地位與稟賦特征、資源潛力、勘查開發現狀、礦業投資環境等方面的調查分析,結合實地調查,提出了合作勘查開發該地區鋰資源的對策與建議。

“鋰三角”是鋰資源全球配置的重要戰略高地

1.“鋰三角”是全球鋰資源最豐富、資源稟賦最好的地區

“鋰三角”鋰儲量在全球占絕對優勢。全球鋰資源總量豐富,探明鋰儲量3815萬噸(金屬鋰,下同)。其中:鹽湖型鋰儲量3242萬噸,占85%;硬巖型鋰儲量573萬噸,占15%。鹽湖型鋰資源主要分布在“鋰三角”地區、美國和中國。其中,“鋰三角”是全球鹽湖型鋰資源最豐富的地區,鋰儲量約2903萬噸,占全球鹽湖型鋰儲量的90%,占全球鋰儲量的76.1%,主要分布在智利東北部、阿根廷西北部、玻利維亞西南部的鹽湖中。硬巖型鋰資源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亞、中國、加拿大、芬蘭、津巴布韋、葡萄牙、南非和剛果(金)等國家。澳大利亞是全球硬巖型鋰資源最豐富的國家,占全球鋰儲量的8%?傮w看,世界鋰資源儲量分布呈現2地(大洋洲、南美洲“鋰三角”)4國(澳大利亞、智利、阿根廷、玻利維亞)的格局,“鋰三角”地區的鋰儲量在全球占絕對優勢。

“鋰三角”是全球鋰資源稟賦最好的地區。“鋰三角”地區大多數鹽湖的鎂鋰比在1.4~10之間,一般<8,鎂鋰比全球最低,鹽湖中鋰離子的濃度為0.04~0.15%,資源稟賦好,易于開發利用。該地區分布有智利的阿塔卡馬(Atacama)、瑪麗貢加(Maricunga),阿根廷的翁布雷穆埃爾托(Hombre Muerto)、高查理-奧拉羅斯(Cauchari-Olaroz)、林孔(Rincon)和玻利維亞的烏尤尼(Uyuni)等世界級優質鹽湖。中國鹽湖除了扎布耶鹽湖的鎂鋰比較低外,其他大多鹽湖鎂鋰比是“鋰三角”的幾十至幾百倍,如大柴旦鹽湖鎂鋰比134,察爾汗鹽湖鎂鋰比1577。

“鋰三角”地區的鋰生產成本低。與世界其他地區相比,“鋰三角”鹽湖提鋰成本優勢明顯,是全球碳酸鋰生產成本最低的地區。Livent Corporation(美國富美實公司2018年拆分出來的鋰業子公司)開發的阿根廷翁布雷穆埃爾托(Hombre Muerto)鹽湖生產成本約3600美元/噸,是全球碳酸鋰生產成本最低的鋰礦項目。國內鹽湖碳酸鋰生產成本比“鋰三角”地區高出約1000美元/噸。鋰輝石提鋰工藝雖然成熟,但耗能相對高,成本約是“鋰三角”地區的2倍。澳大利亞及其他硬巖型鋰生產國的碳酸鋰生產成本也明顯高于“鋰三角”地區。

2.“鋰三角”將成為全球最大的鋰生產地和出口地

2018年,全球鋰產量8.64萬噸,澳大利亞是全球最大的鋰生產國,產量5.11萬噸,占全球的59.1%;“鋰三角”是全球第二大鋰生產地,產量2.13萬噸,占全球的24.7%。目前,世界鋰生產已經形成2地(大洋洲和南美洲“鋰三角”)3國(澳大利亞、智利、阿根廷)的壟斷格局,3國產量合計占全球的83.8%。盡管澳大利亞是當前全球最大的鋰生產國,但據全球主要鋰礦公司投資計劃推測,2025年“鋰三角”地區的鋰產能將達到6.5萬噸,超過澳大利亞成為全球最大的鋰生產地和出口地。

3.“鋰三角”是全球礦業公司和各國投資的熱點地區

“鋰三角”是目前全球鋰礦外資投資公司最多的地區,除了本土的12家礦業公司外,來自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中國、日本、德國、法國、荷蘭、韓國等國家的37家外資礦業公司投資了67個鋰礦項目,對外資的吸引力是其他鋰資源國或地區無法比擬的,也間接說明“鋰三角”在全球鋰資源產業鏈中的重要性。

目前,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等國都在積極搶占該地區鋰資源市場份額。美國在20多年前就認識到了該地區鋰資源在全球鋰資源產業鏈中的重要戰略地位,并積極采取行動。首先是將國內的鋰產量數據作為保密數據不再對外公布;其次是積極布局“鋰三角”地區,獲取該地區鋰資源的掌控力和話語權,目前已獲得了該地區近50%的鋰權益產量和全球24.7%的鋰權益產量,取得先發優勢。2019年美國國務院提出了“能源資源治理倡議”,旨在建立包括鋰在內的全球能源與關鍵礦產的國際聯盟。世界最大的鋰礦石生產國澳大利亞和“鋰三角”地區最重要的鋰礦生產國阿根廷,以及非洲的鋰礦資源國剛果(金)、納米比亞、博茨瓦納等都在首批加入該倡議的9個國家之列。

“鋰三角”地區鋰資源勘查開發仍大有可為

1.“鋰三角”的找礦潛力巨大

2014-2018年,全球鋰資源量從3978萬噸增長到6200萬噸,“鋰三角”貢獻了其中的930萬噸增量,占全球增量的41.9%,是全球鋰資源量增量最多的地區。阿根廷是全球鋰資源量增量最多的國家,由2014年的650萬噸增加到了2018年的1480萬噸,占“鋰三角”地區增量的89%,占全球增量的37.4%。此外,玻利維亞、智利仍有較大的鋰資源量增長空間。

“鋰三角”地區分布有190個鹽湖,鹽湖總面積約2.67萬平方千米,目前只有阿根廷的翁布雷穆埃爾托(Hombre Muerto)、林孔(Rincon)、高查理-奧拉羅斯(Cauchari-Olaroz)和智利的阿塔卡馬(Salar de Atacama)等4個鹽湖鋰資源得到開發,另有21個鹽湖處于勘探階段、55個鹽湖處于初級勘查階段,其余110個鹽湖還未開展勘查與潛力評價工作,勘查程度低。據項目組調查評價,估算該地區鋰潛在資源量將超過6000萬噸(鋰金屬量),勘查找礦潛力巨大。

2018年,“鋰三角”地區鋰儲量為2903萬噸,產量2.13萬噸,儲產比高達1362.9,開發程度非常低,投資空間巨大。

2. 鋰的伴生鉀資源豐富,開發利用潛力大

“鋰三角”地區鹽湖鋰伴生資源豐富。根據中國地質調查局與阿根廷地質調查局合作開展的阿根廷境內鋰資源調查發現,該區鹽湖鋰礦都含有伴生的鉀資源,氯化鉀平均達到0.52%,預測總資源量約20億噸(氯化鉀當量)。其中翁布雷穆埃爾托鹽湖平均含量達到0.9%,最高的樣品達到了2.57%,具有很好的綜合利用價值。

目前,由于受到運輸條件限制,該區的鉀資源還沒有得到開發利用。

3.生產工藝簡單,淡水、電力供應有保障

“鋰三角”地區鹽湖提鋰生產工藝簡單。鹽湖鹵水中鋰直接為可溶態的鋰化合物,通過晾曬、蒸發濃縮可直接分離出高濃度鹵水,再由工廠提純生產碳酸鋰,加工工藝簡單,能源消耗以太陽能為主,“鋰三角”地區年蒸發量>2300毫米,降雨量<200毫米,有利于鹽湖鹵水晾曬、蒸發濃縮。

淡水、電力供應能滿足生產需求。據調研當地鋰生產企業,“鋰三角”地區每生產1噸碳酸鋰約消耗10噸淡水,淡水主要來源于地下水,當地的地下淡水資源可以滿足生產需求;電力設施較完善,電力供應能滿足生產需求。

4.壟斷已經形成,但仍有較大投資空間

目前,在“鋰三角”投資鋰礦項目的礦業公司多達49家,已發現的優質鹽湖鋰礦項目幾乎全部被智利化學礦業有限公司(SQM)、美國雅寶公司(ALB)、美國Livent Corporation三家公司所控制,他們控制了該地區88.1%的鋰權益產量,基本壟斷了該地區鋰鹽市場供應。

但該地區仍有很多鹽湖鋰資源尚未勘查開發,即使是已被壟斷的優質鋰資源也可通過投資并購的方式獲取權益,如天齊鋰業通過并購獲得了SQM公司阿根廷阿卡塔瑪鹽湖項目的25.87%權益,表明該地區仍有投資機會和較大的投資空間。

5.“鋰三角”地區不同國家的礦業管理政策各不相同

智利鋰資源勘查開發受國家監管,但現松動勢頭。智利將鋰作為戰略儲備資源,對鹽湖鋰資源的開采權較敏感,采取配額制控制鋰礦開發,受智利核能委員會(CCHEN)監管;加之鋰資源分布高原區生態脆弱,面臨較大的環保壓力,今后外來企業在智利將很難獲得還沒有開采鹽湖的開發權,但并購現有生產企業不受限制。

玻利維亞鹽湖鋰資源勘查開發受國家監管,但已允許外資介入;國家政局變動,礦業政策有待關注。玻利維亞將鋰礦開發納入國家戰略,由玻利維亞鋰礦總公司(YLB)負責全境鹽湖鋰的開發,2018年才允許外資介入,但其國家YLB公司需占51%以上的股份,外資只能以投資入股方式參與,且股權不能超過49%。

近期,玻利維亞政局出現變動,其現有礦業政策可能會有所調整,鋰礦投資存在不確定性。

阿根廷提高了外商準入門檻,投資競爭激烈。相對于智利、玻利維亞,阿根廷對鹽湖鋰的勘查開發限制相對較少。目前,已有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法國、日本、韓國、荷蘭、中國等國家的30多家公司在阿根廷投資鋰礦項目,呈現出“群雄逐鹿”的局面,競爭比較激烈。阿根廷鹽湖的礦業權(包括探礦權和采礦權)幾乎完全被登記,企業再通過申請直接獲得礦業權的可能性極小。

近年來, 阿根廷對外資礦業公司在鋰礦業權申請、招投標等方面更加嚴格,如鋰資源大省胡胡依省要求省屬的胡胡伊能礦公司在該省鋰礦項目中占有一定比例的股權,通常是8.5%。另一個鋰資源大省薩爾塔省加強了對政府收回鋰礦礦業權的控制,通過向社會公開招投標,而不是原來的直接申請獲得這些礦業權。此外,阿根廷通貨膨脹率較高,存在金融風險。2019年左翼政黨在大選中獲勝,未來可能會進一步加強外匯貨幣管制,存在一定的政治風險!酰ㄎ赐甏m)

(作者單位:中國地質調查局發展研究中心)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黑暗料理王什么料理赚钱多 亚洲彩票官方网站 众发pk10免费计划app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中特139期 基金配资平台 宁夏十一选伍快彩 平安银行股票行情 宁夏十一选五连线走势图 大乐151期透开奖结果 浙江体彩6加1开奖结果 广东好彩1是属于福利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