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31日 星期六
中國礦業報訂閱

工業固廢綜合利用促資源型城市生態轉型

2020-7-8 8:41:57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首席記者 王瓊杰

資源型城市作為我國重要的能源資源戰略保障基地,是國民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支撐。2020年3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構建現代環境治理體系的指導意見》,使得資源型城市轉型升級綠色發展迫在眉睫。

當前,資源型城市面臨的最突出問題是資源逐漸枯竭、大宗工業固廢存量較大。海量的工業固廢,不僅嚴重制約了當地的綠色發展和轉型升級,還成為當地調整產業結構的絆腳石。如何推進資源型城市大宗工業固廢的綜合利用,變包袱為財富,無疑成為資源型城市普遍面臨并亟待破解的難題之一。

山西忻州:矸石山變公園(資料圖)

《中國礦業報》記者近日就此問題采訪了專門致力于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的中循新科環?萍加邢薰究偨浝矶鸥。

政策施壓 產業轉型升級迫在眉睫

資源型城市是以本地區礦產、森林等自然資源開采、加工為主導產業的城市(包括地級市、地區等地級行政區和縣級市、縣等縣級行政區)。

目前,全國共有262座資源型城市,其中地級市126個,接近全國地級市總數的一半。杜根杰表示,資源型城市的轉型關系到中國城市的發展生態,攸關整個社會高質量發展的成色。

實際上,我國一直高度重視資源型城市的綠色發展。

2013年12月,國務院印發的《全國資源型城市可持續發展規劃(2013-2020年)》(下稱《規劃》)要求,按照“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以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為主線,堅持把經濟結構轉型升級作為加快資源型城市可持續發展的主攻方向,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改造提升傳統資源型產業、發展綠色礦業,培育壯大接續替代產業,鼓勵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兑巹潯愤進一步提出,要強化廢棄物綜合利用。研究推廣先進適用的尾礦、煤矸石、粉煤灰和冶煉廢渣等綜合利用工藝技術;在資源開發的同時,以煤矸石、尾礦等產生量多、利用潛力大的礦山廢棄物為重點,配套建設綜合利用項目,努力做到邊產生、邊利用;因地制宜發展綜合利用產業,積極消納遺存廢棄物。

2019年1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工作方案》提出,持續推進固體廢物源頭減量和資源化利用,最大限度減少填埋量,將固體廢物環境影響降至最低的城市發展模式。以尾礦、煤矸石、粉煤灰、冶煉渣、工業副產石膏等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為重點,完善綜合利用標準體系,分類別制定工業副產品、資源綜合利用產品等產品技術標準。推廣一批先進適用技術裝備,推動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規;、高值化、集約化發展。到2020年,試點城市的大中型礦山達到綠色礦山建設要求和標準,其中煤矸石、煤泥等固體廢物實現全部利用。

2019年2月,國家發改委辦公廳、工信部辦公廳聯合發布的《關于推進大宗固體廢棄物綜合利用產業集聚發展的通知》提出,以集聚化、產業化、市場化、生態化為導向,以提高資源利用效率為核心,著力技術創新和制度創新,探索大宗固體廢棄物區域整體協同解決方案,帶動資源綜合利用水平的全面提升,推動經濟高質量可持續發展。

“因此,加快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產業發展,加強工業固廢綜合利用領域的科技成果轉化與項目落地,為產廢企業和利廢企業制訂全產業鏈一體化解決方案,一站式解決尾礦、煤矸石、粉煤灰、冶煉廢渣等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難題,對于資源型城市轉型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杜根杰說。

多重困境 資源型城市綠色發展舉步維艱

多年來,資源型城市似乎總難以逃脫“建設-發展-萎縮-報廢”的宿命。長期依賴資源開采,忽視產業的多元化發展,技術創新動力不足,加上環境污染,讓城市不可避免地走向衰亡。這些城市往往因資源而生,也因資源而亡。雖然國家多年來一直在推動資源型城市轉型,但受制于資源、環境、制度、技術、人才等多方面的限制,資源型城市的轉型并非易事。

“資源衰退型城市資源趨于枯竭,經濟發展滯后,生態環境壓力大,歷史遺留問題多,礦工再就業難,廢棄礦坑、沉陷區等地質災害隱患嚴重,是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的重點難點地區。”杜根杰介紹。

據了解,當前資源衰退型城市主要有以下一些問題:

一是主體資源不斷枯竭,環境問題日益嚴重。資源枯竭型城市大都經過100多年地下大規模開采,一般可采儲量不到累計探明可采儲量的10%,地下資源開采日趨困難,大批礦井面臨報廢或關閉,大多數依靠資源開采的企業將不復存在,以資源型企業為支柱的產業經濟在不久的未來將走向嚴重衰退。而且長年生產帶來的二氧化硫、煙(粉)塵等污染物排放量大,大氣污染嚴重,地面塌陷和地裂時有出現,采礦排出的廢石、廢渣也侵占大量的土地。

二是經濟總量不足,地方財力薄弱。大多數資源枯竭型城市,如阜新市、銅陵市、個舊市、承德井陘礦區等,年產總值遠遠落后于其他各市,地方財力十分薄弱。經濟發展落后,嚴重制約著整個地區的發展。

三是產業結構不合理,產業間關聯度低。資源枯竭型城市三產結構比例失調,一般第一產業基礎薄弱,第二產業比重過分偏大,第三產業發展緩慢、滯后。而且資源型產業都屬于中間投入型產業,產業關聯的特點是后向關聯度低,前向關聯度高,難以帶動下游產業及相關產業的發展,從而限制資源型產業對地方經濟的關聯帶動作用,使城市經濟過分依賴資源型產業,轉產難度大,造成畸形的城市經濟結構。

四是礦工再就業困難,替代產業尚未形成。隨著礦產資源的開采將盡,礦工就業和再就業壓力將逐年加重。資源的枯竭給當地帶來了系列問題,嚴重制約著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因此,資源枯竭型城市轉型發展的首要問題就是接續產業的選擇問題。然而,由于采用長期過度依賴資源的發展方式,資源利用面窄,產品門類簡單,產品附加值低,尋求合適的替代產業需要時間。

五是大量固定資產的沉淀導致資源型產業退出困難。資源型城市在資源開采過程中,使用的大量礦山設備、鉆井等固定資產具有很高的技術利用鎖定性,這部分資產很難完全回收利用轉作他用,從而形成沉淀成本。這些固定資產的沉淀加大了企業退出枯竭資源行業的機會成本,進而缺少了進入其他行業和市場必要的固定資本的支撐,效率運營低下,形成惡性循環,最終導致資源型產業的退出存在很大障礙。

固廢利用 資源型城市可持續發展之路

推進礦產固廢綜合利用,促進資源型城市可持續發展,是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奮斗目標的必然要求,對于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統籌推進新型工業化和新型城鎮化、維護社會和諧穩定、建設生態文明、建設資源節約和環境友好型社會具有重要意義。

“資源衰退型城市大都遺留了一大堆難以解決、多年堆存的尾礦、煤矸石等工業固廢,而且帶來的安全、環境問題也日益突出,解決這些工業固廢,重在加強規;煤透咧祷,形成產品多元化的產業格局,將有效助力資源衰退型城市轉型的綠色升級發展,切實推動資源衰退型城市的轉型發展,解決當地固廢堆存帶來的環境安全問題。”杜根杰說。

據了解,近年來,一些資源型城市結合國家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相關政策,從規劃入手,圍繞工業固廢綜合利用全產業鏈,開展精準招商,探索出了以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產業促進資源型城市轉型升級發展的許多模式。

遼寧本溪市為資源型地區,一直以來以采礦和鋼鐵工業為主導。他們依托溪湖區大力開展工業固廢綜合利用,著力構建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產業鏈,即鐵礦及相關行業資源綜合利用產業鏈,煤炭及相關行業資源綜合利用產業鏈,已初步形成了資源綜合利用循環經濟發展的新型產業模式。2015年,本溪市產生工業固廢(主要為尾礦、鋼鐵、煤矸石、粉煤灰)總計為1581.7萬噸(不含廢石),綜合利用量為1067萬噸,綜合利用率為67.46%,F有資源綜合利用支撐企業53家,年產值58.14億元,占工業總產值的57%。

山西省朔州市被工信部列入全國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示范基地試點城市,不斷提升工業固廢資源綜合利用水平。2015年,朔州市共利用工業固廢4224多萬噸,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產值達180億元,占全市工業總產值的18%,現已形成以煤矸石發電、煤矸石材料、粉煤灰新型建材和脫硫石膏綜合利用四大固廢利用產業集群,同時建設了五大固廢綜合利用研發中心,研發技術不斷取得新突破。

河北承德是我國北方最大的釩鈦磁鐵礦資源基地。豐富的礦產資源有力支撐了承德經濟和社會發展,但也形成了大量的尾礦堆積。2011年,工信部批準承德為全國首批12個工業固廢綜合利用基地建設試點,尾礦綜合利用取得了明顯成效,年利用量超過5000萬噸,利用方式已涵蓋有價元素回收、尾礦制備建筑材料和其他新型材料、尾礦干排和膠結充填、尾礦農用等各領域。目前,全市共有尾礦制備建筑材料和其他新型材料項目101個,實現綜合開發利用產值152億元。

甘肅金昌市緣礦興企、因企設市,被譽為“祖國的鎳都”,是典型的資源型工礦城市,為甘肅省三大固體廢棄物排放地之一,固廢品種多、產生量大。金昌市被工信部確定為國家工業固廢綜合利用基地建設試點后,全面啟動了發展循環經濟推進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的探索和實踐。金昌逐步探索出以“資源循環利用、產業共生發展、科技引領支撐、園區承載聚集、機制創新保障”為主要特征的循環經濟發展模式,重點實施了銅渣選礦、鎳棄渣還原提鐵、白煙灰綜合利用、磷石膏綜合利用、10萬噸無機纖維等一批固廢綜合利用項目,形成了工藝相互依存、物料近距離轉運和“三廢”集中處理的循環產業鏈條。

多元布局 集聚式協同綠色發展

我國大宗工業固體廢物年產生量大、歷史堆存量大,單靠一種技術手段很難解決固廢大量消納的問題,且會造成產品種類單一,產能易過剩等問題。

“對于資源型城市,圍繞資源型城市的資源屬性特點及產業特點,充分考慮各市、區、縣之間,產業之間的協調科學發展,按照‘統一規劃、產業集聚、突出特色、量質并舉’的發展理念,在各市、區、縣之內,突出特色、集聚發展,合理劃分出立體產業結構,構建產業間縱向拉動、橫向互補,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廣覆蓋的多元化產業發展格局,避免產業布局同質化和雷同化,避免造成產能過剩與惡性競爭,將是資源型城市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發展的主要路徑。”杜根杰表示。

毋庸置疑的是,在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方面,集聚式可有效促進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與上下游相關產業,如建筑業、采礦、鋼鐵、有色、石化行業等的協同鏈接,工業產業與城市社會間生態耦合,工農業間的生態鏈接,企業、園區、行業間資源共享、原料互供、鏈接共生;加快促進城鄉、產業園區、產業之間技術、資本、人力、信息等要素的流動。在降低企業信息成本、企業協作成本、公共基礎設施和服務使用成本,加快新技術、新工藝、新設備的開發、交流、傳播、轉化,促進區域經濟持續增長,塑造區域品牌,提升技術吸納能力、產品市場競爭力、產業承載力和投資吸引力等方面具有顯著優勢。

目前,以園區、基地為載體的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集聚發展模式,在我國的河北承德、山西朔州、遼寧新邱等地都取得了顯著的成效,未來集聚式發展將是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發展的主要模式。

“加快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產業發展,加強工業固廢綜合利用領域的科技成果轉化與項目落地,對于資源型城市轉型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杜根杰介紹,近年來,中循新科環?萍加邢薰鞠群鬄楦鞯卣幹屏舜罅靠尚行詧蟾婧蛯嵤┓桨,并引進相關技術項目企業落地轉化,編制了《2016~2019年度中國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產業發展報告》,編寫了《撫順市煤矸石綜合利用產業發展規劃》《阜新市新邱區煤矸石綜合利用實施方案》《懷仁縣煤矸石綜合利用產業發展規劃》等政府課題,并對接相應項目企業、引進相應技術及金融服務,推進方案落地實施,助力相關政府解決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難題。

同時,該公司還依托工業固廢網及全國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科技成果轉化平臺,推動政府與企業、項目與投資者、企業與國外市場之間的商務合作,助力政府在資源循環利用產業領域精準招商,幫助項目對接園區,助推國外優質項目在中國的落地實施。先后為遼寧撫順、內蒙古錫林郭勒盟、遼寧阜新市、河北遷西縣、山東招遠市、遼寧建平縣等召開了工業固廢綜合利用項目精準招商會,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跨區域、跨產業、跨部門的協同發展機制已成為未來環境綜合治理不可或缺的手段。我們公司將積極響應國家對環保的政策要求,依托資源型城市區域特色,融合政企產學研相關領域資源,加強行業多元交流合作,推進高科技成果項目化落地,助力地方政府大宗工業固廢基地的精準招商,遵循‘綠色、低碳、循環’的經濟發展原則,促進資源型城市大宗工業固廢‘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綜合利用,推進資源型城市產業轉型綠色發展。”杜根杰最后表示!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黑暗料理王什么料理赚钱多 个人如何用股票融资 青海快3下载 大富豪捕鱼手机版官网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选九梦财富 江西十一选五什么时候放假 创达盈配资 湖北11选5历史 数字双色球八卦图 大族激光股票 好运快三5分钟一期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