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29日 星期三
中國礦業報訂閱

破解我國鋼鐵行業長痛之道

2020-7-10 8:07:42 來源:中國礦業報 本報記者:武海煒

為什么說鐵礦石資源保障,是我國鋼鐵行業長期之“痛”?

“由于鐵礦石供應高度集中,而我國鋼鐵行業集中度低,原料定價話語權缺失,使得鐵礦石供應談判處處受制于人,造成鐵礦石價格波動劇烈。2019年,我國進口鐵礦平均價格同比增加33.6%。”在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日前推出的《鋼鐵產業高質量發展及企業對策專題研究》視頻講座中,該院礦產資源研究中心副主任張松波一語道破。

鋼鐵行業利潤對比圖(數據來源: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

針對我國鋼鐵行業面臨的資源保障問題,張松波認為,必須將建設高質量資源保障體系提升至落實國家總體安全觀及實現“六穩六保”、實現產業鏈供應鏈穩定的高度去重視。

行業“痛”在何處?

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快速發展帶動了鋼鐵行業的急劇增長,伴隨著鐵礦石需求的劇增,鐵礦石價格大幅上漲并劇烈波動,成為鋼鐵行業長期的“痛”。

據統計,我國鐵礦石外匯消耗僅次于集成電路和原油,位居第三。自2000年以來,我國共進口鐵礦石116.7億噸,花費外匯額10628億美元。其中,2011年、2013年和2019年年度花費外匯額超過1000億美元;2015年到2019年,連續4年進口量超過10億噸,對外依存度高達80%以上。

高昂的成本之下,利潤表現則相形見絀。數據顯示,2012年到2019年,我國黑色金屬壓延業利潤總額18105億元,重點大中型鋼鐵企業利潤總額6732.8億元,而四大礦(鐵礦石業務)EBITDA合計17350.5億元,是我國重點鋼鐵企業利潤總額的2.6倍;四大礦凈利潤9190億元,是我國重點鋼鐵企業利潤總額的1.4倍;2012年到2019年,我國重點鋼鐵企業利潤率最高為2018年的6.9%,BHP鐵礦石業務利潤率最低為2016年的35.5%。

資源保障形勢如何?

目前,鋼鐵行業資源保障形勢嚴峻,是綜合我國鋼鐵行業資源保障體系建設面臨的內外部環境得出的判斷。

從外部環境來看,首先是全球資源配置的不均衡和耗竭性,導致資源需要全球化供應才能滿足需求。根據《全球礦業發展報告2019》,鐵礦石2018年儲量為1700億噸,可開采25年,基本滿足需求。但鐵礦石資源存在分布不均衡的特點。雖然澳、俄、巴等12國鐵礦石儲量占比89.2%,但優質鐵礦資源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亞、巴西、印度,三國合計總量占全球比重達47.7%。除資源分布不均衡以外,鐵礦石優質資源在逐步減少。目前,全球鐵礦石供應品位總體呈下降趨勢,且每年均有大型礦山進入中后期或枯竭期。近期新建礦山也多以接替性項目為主,如BHP新建South Flank項目替代Yandi礦,FMG新建Eliwana項目替代Firetail礦,力拓新建Koodaideri鐵礦項目,以及VALE新建S11D項目。

其次,關鍵(戰略)礦產布局和“逆全球化”傾向給資源全球化配置帶來一定阻礙。2016年11月,中國發布《全國礦產資源規劃(2016-2020年)》,首次將24種礦產列入戰略性礦產目錄;2018年2月,美國發布35種關鍵礦產目錄清單;2018年3月,日本經濟貿易產業省發布日本31種關鍵礦產;2019年澳大利亞發布《澳大利亞關鍵礦產戰略》報告,確定24種關鍵礦產……從各國發布的關鍵礦產目錄中可以看到,關鍵礦種和來源重合度較高,主要分布在全球知名的礦產產地,如澳大利亞、加拿大、南非、巴西等。為打破中國在一系列現代生活領域關鍵礦產供應的主導地位,美國去年組建了礦業聯盟,吸納了十個礦業國家入盟。與此同時,“逆全球化”傾向蔓延,美國先后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美俄之間的《中導條約》等,并暫停資助WTO;英國“脫歐”以及中美“貿易戰”導致的關稅增加,這些對我國資源的全球布局必然帶來消極影響。

另外,近年來主要礦業國家礦業政策調整頻繁也對礦產資源全球化配置產生了負面影響。這些政策主要體現在限制原礦出口,對礦石出口加征關稅,或修改礦業法,提高資源稅征收比例等。

從內部環境來看,首先是我國鋼鐵行業集中度較低。2019年,我國前10家鋼鐵企業集團產業集中度36.82%;22家千萬噸級以上鋼鐵集團集中度僅52.38%。而美國、歐盟、日本前4位鋼鐵集團集中度分別為65%、73%和75%。韓國前兩位鋼鐵集團集中度更是高達85%。

其次是國內礦供應“難挑重擔”。自2015年以來,鐵礦石對外依存度一直處于80%以上高位水平,主要是國產礦供應增幅低于需求增幅,無法滿足需求快速的增加,另外國產礦生產成本高,競爭力較差,外加黑色金屬采選業固定資產投資2015年以來持續負增長或小幅增長,不利于可持續發展。

最后,廢鋼無法解“燃眉之急”,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資源緊張形勢。2019年,我國鋼鐵行業廢鋼比為21.6%,與國際平均水平(36%)相比還有一定差距,和歐盟28國(56%)、美國(70%)、日本(35%)、韓國(41%)等發達國家相比差距明顯。盡管隨著鋼鐵積蓄量的增長,廢鋼產出量仍有較大增長空間,但與當前的鐵礦石用量相比,仍然無法起到顯著的替代作用。

如何建設高質量資源保障體系?

未來5~10年,鋼鐵行業將朝著綠色低碳方向發展,這一趨勢也必然對原料供應質量提出更高要求。高質量資源保障體系建設面臨著嚴峻考驗,同時也蘊藏著機遇。

我國鋼鐵行業高質量資源保障體系由原燃料、廢鋼供應及配套貿易體系、運輸體系和交易體系共同組成,目標應該是建立長期、高效、穩定、多元的系統體系。只有從國內礦、進口礦、貿易體系和權益礦等方面多措并舉,才能實現建設高質量鋼鐵行業資源保障體系的目標。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研究認為,國內礦建設約有10年~15年的機遇期和窗口期,要遵循“穩產量、調結構、高質量”的建設目標,從生產和運營兩方面著手推進。生產方面,要實現綠色化、智能化和基地化;運營方面,要朝著國際化、市場化和現代化邁進。

進口礦保障建設方面,要積極參與全球礦業治理、“一帶一路”建設等,加強與各國礦業市場、政策、標準等領域的對接,以及礦產貿易談判和規則修訂;進一步發展礦產品進口貿易,積極與除主流供應地區以外的礦產資源國家合作,實現進口來源、方式、品種和渠道的多元化,最大可能地分散風險;提高采購集中度,建立采購區域聯盟或生態圈,并適時考慮建立鉻礦等戰略資源的儲備體系。

貿易體系方面,首先是要優化定價機制。目前,以普氏指數為代表的鐵礦石指數在反映鐵礦石價格的透明性和公正性上受到市場廣泛質疑,鐵礦石金融化、短期化趨勢更加明顯,價格容易受鐵礦石金融產品及其衍生品的過度投機影響而劇烈波動,并且中國缺失定價話語權,經過上下游傳導,影響鋼鐵行業穩定,增加行業成本。下一步,要加快我國鐵礦石價格體系建設,完善鐵礦石期貨市場,探討期貨等多元化的定價機制和模式,在我國鋼鐵行業集中度沒有明顯提高的前提下,可組織進口采購聯盟,增強在市場采購中的話語權,與賣方共同研究完善鐵礦石定價機制。

其次是完善交易體系。當前的鐵礦石市場與金融市場的聯系空前緊密且高度一致,國際礦業勘查、開發、運輸、貿易以及鐵礦石指數、期貨、現貨、衍生品等市場體系均與金融體系高度融合。下一步,我們要完善現有交易平臺,積極研究金融產品的作用和影響;構建鐵礦石金融戰略體系,進一步完善鐵礦石金融產品機制,加強監管力度,抑制過度投機炒作,保障鐵礦石價格體系合理運行;進一步發展和完善鐵礦石進口貿易,強化與國際上主要的鐵礦石生產商和出口國建立穩定的鐵礦石國際貿易對話機制。

第三,要保障運輸通道。中國80%以上的進口鐵礦石來源于澳大利亞和巴西,為加強進口鐵礦海運環節風險防范,建立風險防范應急機制,保障進口資源運輸安全。

權益礦建設方面,我國礦企可從長期戰略、低成本戰略、多元化戰略和整體戰略等多角度考慮,采取多種海外投資模式,并警惕資源、政治、勞工、環境等多重風險!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黑暗料理王什么料理赚钱多 江苏11选五怎么玩几率大 福建11选五开奖规律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及时更新 海南4+1彩票规律 河北福彩官网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表500 广东快乐十分奖金多少 吉林快三合吉林快三走势图 近期股市分析 淘宝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