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5日 星期三
中國礦業報訂閱

小秦嶺綠了

——記河南小秦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礦山環境整治和生態修復之路

2020-6-10 8:56:01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 劉鵬飛 劉泉鋒

黃色的連翹花、白色的山杏花、粉紅的山桃花……近日,記者來到河南省靈寶市,走進小秦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遠處的綠色和生機撲面而來。

小秦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地處黃河“金三角”地帶,生物資源富集,礦產資源豐富,尤其是河南小秦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儲量巨大的黃金資源,讓靈寶市成為遠近聞名的“金城”。然而,由于歷史上長期過度開采,這里礦坑星羅棋布,礦渣漫山遍野,山體滿目瘡痍,生態破壞嚴重。

小秦嶺航拍圖

2016年以來,河南小秦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礦山環境整治和生態修復攻堅戰全面打響。521個生產坑口封堵了,1.3萬個生產生活設施拆除了,礦渣山被削平了,熟土上栽種了新樹苗,喧鬧了幾十年的小秦嶺恢復了往日的寧靜。從破壞到修復,由喧囂到沉寂,4年過去了,小秦嶺正成為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新樣板”。

一鳴沖天:藏金埋銀小秦嶺

20世紀七八十年代,只要提到小秦嶺,人們往往從內心升騰起各種聯想。一邊是浩浩蕩蕩的九曲黃河,一邊是郁郁蔥蔥的秀麗風光,位于豫、秦、晉三省交界處的小秦嶺,不僅擁有大片的膏腴沃壤,還有寶貴的黃金資源深埋地下。

在《中國礦產發現史——河南篇》中有這樣的記載:“河南省地質局綜合研究隊張輔民、王鳳芝、符光宏、李肇華于1964年4月找到了河南靈寶小秦嶺金礦。同年7月,布置小秦嶺金礦普查找礦會戰。”從此,小秦嶺地區掀開了我國黃金找礦史上光輝的一頁。

小秦嶺橫亙豫西邊陲,終日云遮霧蓋,原始森林,荒無人煙,進山無路;山上巨石滾滾,大如屋小猶爪,塞巖填壑,即便終日攀山的馱驢也望之生畏。因此,在會戰早期工作和生活異常艱苦。

經過廣大地質隊員的艱苦奮戰,小秦嶺地區金礦勘查取得顯著成果。據測定,小秦嶺金礦田河南部分發現含金石英脈600余條,礦體長為30米~300米,最長達740米,延深100米~500米,厚度0.3米~2米,最厚7.71米,平均品位6~16克/噸。礦田內礦床數目眾多,有文峪、東闖、楊寨峪、大湖峪、四范溝等大型礦床,金硐岔、竹峪、槍馬峪、老鴉岔、金渠溝等中型礦床和一大批小型礦床,探明儲量數百噸。

1975年,中國黃金總公司在當時的靈寶縣陽平鄉建起秦嶺金礦,拉開了這里黃金開采的大幕。次年2月,地處小秦嶺腹地的朱陽人民公社派出先遣隊,來到李自成當年藏馬練兵的槍馬峪,籌建當地有史以來第一個黃金礦山企業——槍馬金礦。

隨著小秦嶺地區大儲量、高品位金礦的發現,全國各路淘金者紛紛涌入,數十家黃金企業相繼誕生,大規模的開采進入“白熱化”時期,小秦嶺腳下的靈寶很快成為國內赫赫有名的第二大黃金產業基地。截至目前,這里已生產黃金400余噸。

問題凸顯:整頓治理成常態

然而,由于當時片面強調“強力開發,有水快流”,寂靜萬年的小秦嶺遭遇了一場“浩劫”。1976年后的十年間,靈寶在“國家、集體、個人一起上”的大潮涌動下,小秦嶺礦區遍地開花,采礦者劃地為營,巨大的利益導致沖突四起,礦區治安混亂,給當地民生和社會發展帶來諸多負面影響,引起當地政府的警覺。為此,1986年3月,靈寶市專門成立了礦產資源管理局,加強對全市礦產資源和黃金礦業生產的管理。

1986年7月,靈寶打響小秦嶺礦區治理的第一槍,對黃金生產、財政稅收、社會治安開始全面整頓,并幫助群眾算清四筆賬:一算亂采濫挖破壞浪費資源賬;二算選廠工藝不合理、設備不配套、技術落后造成資源利用率低的損失賬;三算不搞礦山建設、盲目興建小選廠造成采選不配套,給資金帶來的浪費賬;四算小選廠、小氰化缺乏環保設施、污染環境的公害賬。此次整頓共關閉110個不符合工藝要求的小選廠,取締269個無證采礦點、1034個私人氫化池、40個非法礦石收購點,初步建立了礦區秩序。

1987年5月,就黃金企業地盤界定問題,河南省人民政府決定對小秦嶺金礦區進行整頓,并把靈寶作為金礦定點劃界試點縣,對小秦嶺礦區400多個臨時采礦證、46個集體辦的金礦選廠進行了審查、劃界,明確了以國營礦山企業為開采礦產資源的主體。

從1986年開始到1999年,靈寶小秦嶺金礦區先后進行了19次大規模的“整頓治亂”活動。盡管如此,在巨大的利益驅動下,礦山開采中不乏鉆政策空子、打擦邊球、投機鉆營者,新問題、新挑戰層出不窮,違法生產屢禁不止。

進入21世紀,靈寶黃金經過了近30年的開發,境內淺表資源日漸枯竭,礦山集中度低、礦區設置不合理、綜合利用率偏低、資源浪費現象嚴重、礦山生態環境惡化等問題日益突出,加上小秦嶺地勢復雜、交通不便,治理修復工作初始階段推進緩慢。

2016年1月13日,原環保部約談三門峽市政府和小秦嶺保護區管理局,明確指出保護區內礦坑數量眾多,后續生態損害風險很大;112個衛星監測點礦渣堆放量巨大,部分區域生態破壞嚴重,必須嚴加整改。

三門峽市委市政府和小秦嶺保護區管理局連夜召開緊急會議,決定不惜一切代價,不折不扣按照要求立即整改。

強力整治:誰破壞誰修復

“3年前,我們做了承諾,3年內治理保護區內各類坑口521個,處理礦渣2580萬噸,讓老問題逐步解決,新問題不再產生,生態環境總體向好。”小秦嶺自然保護區管理中心黨委書記高陽說。

2016年和2017年,保護區對區域里的礦山開展了強力整治,堅持“誰破壞、誰治理”,從根上追責問責。在整治過程中,嚴把“封堵坑口、拆除設施、拉渣、固渣、降坡、排水、覆土、覆網、種草植樹”九個環節。同時,還開展了為期80天的礦山環境整治集中大會戰。在2年時間內完成了3年的任務,處理礦渣2585.7萬噸,撒播草種1.04萬斤,栽植苗木11.8萬株。

然而,好景不長。2018年,小秦嶺礦區違法生產出現反彈跡象,再現越界開采、環境污染等問題。為此,靈寶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開展了有史以來最為“鐵腕”的整治活動,關閉取締非法坑口1148個,查處非法違法案件24起,刑事拘留6人。與此同時,按照要求,保護區內500余個各類坑口必須全面停止勘查、開采行為。這引起了當地政府、企業和社會的深深擔憂。部分業內人士認為,礦權退出將對靈寶市黃金產業造成沖擊。保護區里礦山關閉退出后,將造成直接經濟損失50余億元,稅收損失2億多元,還有相關第三產業損失及人員安置等問題。

擔憂歸擔憂,退出工作依然要實行。2018年12月20日,靈寶市決定對轄區1148個廢棄和不符合安全生產條件的礦井(坑口)依法實施關閉。其中,涉及小秦嶺自然保護區521個。截至目前,靈寶市已引導與小秦嶺保護區重疊的19個礦山企業逐步退出保護區,退出保護區面積共計96.63平方公里。

“守好小秦嶺這座青山,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礦山一日不和諧,我們的監管治理工作一刻不能停歇。”靈寶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局長王贊麗表示。

碩果累累:還小秦嶺綠水青山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如今,走進小秦嶺自然保護區,曾經礦坑密布、廢渣遍地、山體裸露的景象再也看不到了。

為了守護綠水青山,三門峽市還將《河南小秦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條例》列入立法規劃,該條例于2018年9月29日在河南省第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上審核批準。條例確定了執法主體,規定了法律責任,明確了經費保障,為進一步加強小秦嶺保護區的建設和管理提供了強有力的法律保障。

通過3年的整治和修復,小秦嶺保護區域內裸露的地方得到治理和綠化,水體污染明顯遏制,山溝內清水流淌,雨后不濁。有監測顯示,小秦嶺自然保護區內負氧離子含量遠遠超過聯合國衛生組織空氣質量一級(2100個/cm3)標準。

與此同時,生態環境持續向好。2017年底,監測發現這里的兩棲動物種群數量不斷增多,群內個體數量大增,國家Ⅱ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豹貓也出現了。

從小秦嶺上淌下的黃河支流條條清澈,給母親河和下游人民送上清新和綠意。2019年3月,中宣部將河南小秦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列為全國生態文明建設“高質量發展”先進典型,小秦嶺走出了一條“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良性循環發展之路。

小秦嶺綠了,但礦業整治和生態修復仍在路上。今年3月17日,三門峽市和河南省自然資源廳就礦產資源整合、綠色礦山建設和生態保護修復進行深入交流,全力推進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

“我們將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認真落實河南省委省政府的決策部署,扛實黃河流域治理責任,堅定不移地推進山水林田湖草綜合治理、系統治理、源頭治理,全面改善干支流水質和流域生態環境。”河南省自然資源廳黨組書記劉金山表示!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黑暗料理王什么料理赚钱多 江西时时彩 历史数据 中融配资 广东11选5历史开奖码 北京pk10走势图计划 炒股游戏app 3d开奖号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52期 北京pk10计划免费 刘伯温三肖选一肖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分析